首页

搜索 繁体

第1章(1 / 3)

雪花飞逝中,若大的艾法尔城沉寂下来,宁静有加。聆听着得兰的咆哮,格林隐没在黑暗中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缓步走了过去,咬破食指,在得兰的额头上轻抚而过,低声吟唱中,一个邪恶的契约魔法便完成了,而后格林将手中骨杖点向俯首称臣的得兰,将自己的黑暗能量输了过去。亚洲AV每天24小时定时更新黑暗咆哮根本未想到一直不肯直面自己的猎物会突然进攻,措不及防下被迎面飞来的能量球击个正着,还未做出反应便被爆起的电芒袭遍了全身,强烈的麻痹感,吞噬生命的魔法特性立即发生作用,以它的强悍竟也不能抵挡,挣扎着扑倒在地上,发出痛苦的低嚎。第三百零七章回归
格里斯点头,看向杜拉得示意他将骑士首领放了。杰的玩笑,并未引起共鸣,他身边的伙伴只是干笑了几声,便愣愣的看着走到吧台的奥尼那高一头的身影,还有他脸上带着的怒容,知机的闭上了嘴巴,若大的酒吧里,只有杰剌耳的笑声还在酒吧里回响。“那怎么行,要是有人偷袭怎么办?”奥蕾不悦道。在杜拉得低声咒骂声中,板斧惨叫了声,重重落地。
“你们的意思是说我是在自做多情了?”贵妇人怒极反笑道。“不,米奇诺不会让你那样做的。”艾碧瑞摇头道。“真的?那好吧,我这就去。”艾碧瑞缓缓起身,一步一回头的没入黑暗中。杜拉得的离去,留下的话语,勾起了格里斯的满腹心事,再加上对杜拉得,还有未及时回到身边的艾亚的担心,令他寝食难安,那里有心情外出,整日里将自己关于房间中沉思,要么就是整夜与酒为眠,意志消沉之至。
帮手,莫过于实力为世人称诵的魔导师了,在格里斯心中有两个人选,一个是老狐狸卡斯塔,他的魔法在一定程度上完全可以消弥黑暗力量的影响,另一个便是神秘莫测的得里莫尔,一个无法用正常眼光审视的魔导师,自从他专著于魔法研究后,就再也没有人见他出过手。威尔逊怔了下,出奇的没有言语,似乎格里斯的话深深的触动了他。格里斯心中想罢,也不理会几人嘲笑,举起手中的魔杖,喝道:“好你匹死马,竟然不听命令,看来你一定是骑士团里最不听话的马了,让我教训你一下,就知道什么是服从命令了。”也许是一次吸纳的魔法能量太过集中了,也许是正邪两种作用相反的魔法能量,也许还有其他不可明状的原因,格里斯感觉胸前前所未有的热,体内更是如翻江倒海般的震荡,连早先辛苦压制的魔法能量,也失去了控制,一股脑的施放出来,与刚被吸进的魔法能量合而为一,越发的不可收拾,形成一股巨大的魔法洪流,冲击着格里斯的身体。
“主人,礼堂塌了。”艾亚惊道。悍不畏死的兽人战士,在格林的怒吼中,瑟瑟发抖,踉跄着退后,直至洞龛边缘,才堪堪止步。从兽人战士表现出的恐惧来说,那是无以复加的,格里斯也不知自己能否接下格林修炼了数千年的魔法,唯有为自己施加了数层性质不一的魔法防御,最内围的纯洁的水晶壁,中层的是炙热的火雾气团,最外层的是坚固的土晕护壁。城与城之间的外交,虽逊于国与国之间的邦交,可仍是繁琐异常,一通正规的外交活动下来,天色已近中午,可正事却还只字未提,城主大人便邀请众人去府中作客,在宴会中商量军情要事,华苹士推托不得,只好答应了。五百余人的骑士团队伍,四人一列排成的长龙,浩浩荡荡的向城主府进发了。以小基米的年龄,自然无法体会格里斯的心境,大眼睛中流露出茫然的神色,良久才道:“可是,我还是
“主人,他被你催眠了,快把他支走。”艾亚急道。“可憎的兽人,你们终于还是决定要挑起战争了,虽然很想在你们踏足这片土地时便冲杀过来,让你们统统滚进河水里,走向死亡。可是我没有这么做,那是因为高贵的骑士精神不允许我以偷袭的手法取得一场微不足道的胜利,所以,直到此刻,我才下令进攻,希望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准备……”法师心中是一块不朽的丰碑,没有人可以在他到来时,还保持冷静。奥尼苦笑了下,放弃了要将樱花推开的念头,动作僵硬的顺着樱花的势子,向村中
的举动,就见安德鲁大叫了声,扭头便跑,瞬眼间便跑了个没影。亚洲AV每天24小时定时更新夜,在经历了反复的波折后,终于静了下来。得里莫尔忍不住拭了下眼角,苦笑道:“不是我狠心,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在与黑暗魔法能量的抗争中,已经耗尽了她的生命能量,虽有不死鸟这种神奇的幻兽,用生命之能为她续命,可那并不是长久之计,如今就连她自己都放弃了,我还能有什么办法?除非……”就在众人低声议论今日的事情时,地面出人意料的一阵剧震,然后又恢复了平静,众人急回头间时,赫然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害我,难道我与我之间有什么恩怨不成?”格里斯惆怅道。“是,我们是盗贼,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在恶魔草原想要生存下去,我们不去偷,不去抢,凭什么活下去?”阿木突然间抬起头,正色道。杜拉得有些不敢相信的盯了格里斯一眼,却又在美雅的眼色中欲言又止,闷哼了声,闪到一边。格里斯见两条巨龙不再说话,知道他们已然答应,神情一松,也不再说话,举起手中的魔杖在塔身上敲击了几下,发出几声空鸣声,接着便听到远远的传来了回应声,引得杜拉得与美雅好奇的张望起来。年长精灵,察觉了笛儿心中的不满,却又无可奈何,沉吟着深施一礼,向恶魔草原留恋的遥望了眼,而后,义无反顾的向远处的队伍追去,就连女儿瑞琪的呼唤也置之不理。
进了厩中。“杀,杀,杀……”“喂,你要去哪?”艾亚急道。“哥哥,他死了吗?”
“好吧,为了自由,我已经期待这一天太久了。”距离的缩短,让呼吸可闻,格里斯艰难的摇着头,无力道:“樱花,事情并非你想的那样,有很多事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我只不过是一个……”格里斯自三天前进入佣兵酒吧后,便再也没踏出过半步,隐没在暗处,观察着佣兵酒吧内外的一切,因为这里便是斯托尼提及的地下佣兵酒吧所在,一个融合了黑暗与光明的特殊之地。在酒吧内一个隐秘的角落里,通往下层佣兵工会的秘道,随时为需要‘帮助’的人打开着。“格里斯。”阿鲁道。
格里斯停了下来,眼睛盯着飞奔而来的骑士,心中冷得跟冰一样,闷哼一声,将手中的魔杖重重的顿在地上,而后抬脚继续向前走去。在毫无芥蒂的谈话中,雪花复又飘落,两个模糊的身影浮现,让躲在树后的樱花心潮起伏。虽然视线受到限制,看到的却仍不免触目惊心,若大一片林地被彻底的颠覆,一人合围的大树连根拔起,横七竖八的堆积在一起,坚硬如冰的大地被无情的撕裂,深不见底的裂痕随处可见。“巨石,他回来了。”格里斯机械道。亚洲AV每天24小时定时更新“哼,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对了,维里,你的比赛怎么样了?”
小镇混乱依旧,人们不是忙着打扫狼籍的街道,便是聚在一起低声议论,还有的在收拾行装准备远行……樱花沿着街道一路走下来,一直跺到镇口,遥望天边,心情颇为沉重,为流离失所的人们感动担心,心中莫名的恨起引发灾难的‘鸟人’来。打了个格林措手不及,是格里斯所期望的,在抛出魔杖后,控制着屏障再次向外扩张。如他所愿,这次没有遇到多大的阻力,屏障便急速膨胀起来,当到达最大限度时,屏障在内压的施放中粉碎,强大的冲击力将周围的黑色雾气一同驱散开。言下之意再明白不过了,那就是想让华莱士的两个骑士团帮助守军将用于作战的雷霆弩,箭失送往前线,这个任务可谓艰巨无比,如果途中有失,威慑草原精灵的武器将无法送达,影响战事的进行,更有甚者会成为精灵手中的利器,调转过来伤害友军,华莱士有感于任务的困难,沉吟起来。笛儿好奇的凝视着掌中的水晶,感受着晶石传递过来的丝丝冷意,心中一片平和,忧郁的情绪一扫而光,
以亚瑟的修养,还不至于对先贤无理,只得看着得里莫尔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恨恨的低骂了声,扭头看向圈中,眼神立即被吸引了。格里斯并没有如自己想像的那样,立即对火龙进行救治,而是背着自己在对火龙低语着,正当他为精神有些失学的格里斯惋惜时,沉寂许久的火龙却意外的挣动了下。“如你所愿。”得兰低吼了声,双翼一收便向格里斯扑去。那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环形坟场,深藏于地面之下,无数火龙的尸体化成的赤岩堆积在一起,流转的魔火,由地底冒出,喷溅着落向角落,整个空间都萦绕着死亡的气息,让人不寒而栗。在坟场中心处,有一块突起的高台,那便是火龙最后的归宿之地,只是现在,那高台上正卧着一条巨龙,得兰。面对神秘的风翼族,没人敢掉以轻心,罗伯特的话音刚落,分散的众人便向后飞退,就连奥尼也在威等人的劝告下,策着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入库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