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犀牛的恐怖在于它威力无比的冲撞力,再加上它头上坚硬如铁的牛角,确实有无坚不摧的能力,可当它一路狂奔而来,撞翻了数只魔兽后,难免会消耗一些气力,再加上洞内的视线随着莫的照明魔法的暗淡,它再难像适才般发威。“你笑什么?难道不对吗?”得兰奇道。

“这是决战的宣言吗?要是这样的话,那我接下了。”恶魔眼中闪过一丝狠毒,长尾似乎不经意间舞了个花便深深的剌入坚硬的地面中,带着无数的裂纹向四周扩散中,它的身体向后躬去。“一支?若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的话,一支箭便可以完成任务,可如此一来那个剌客的举动,确实是值得推敲的了。”

风与火的旋转体中,响起了恶魔万分痛苦的惨嚎声,模糊的身影,不住的颤抖着,仅剩下的一翼在烈焰中化为了灰烬。魔法中的恶魔,不堪的呻吟着,可它的身影,却始终没有倒下,慢慢的,它高高的举起了一只手,缓缓的伸向空中,那虚握的掌中,爆起一团黑色的电芒,而后,它的手似乎一抖,电芒便硬生生的穿透了厚重的魔法效果,向年轻魔法师逝去。目光在消失的崖边徘徊了下,在看到了黑暗中火凤凰挣扎升起的身影时,格里斯的心神总算平静了下来,看向面前的火龙,以一种近乎嘲弄的声音道:“我不是神,我也绝不想做神,但这个魔咒却是神流传下来的,那是神为了惩罚犯了错的同类所创造出来的,连神都会被封印,何况是你呢……”

自觉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板斧突然插话道:“嗨,现在是不是要破坏那道土墙就可以了?”夜深了,骑士团总部,除了值勤的骑士还在营内巡逻外,其他训练一天的骑士们业已进入梦乡。这时,马棚一侧的小屋的门突然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个老头从里面走了出来,在向四处打量了下后,他径直向大门处走去。

所以维里一看到‘肉盾’要离开自己,急了,喊道:“回来,回来,你难道不想吃东西了?”谁会在乎后脑勺的抗议?反正就算他嚷的再厉害,也没有人理他,七八个人在安娜的带领下,推开后脑勺冲进了马厩里,躲在门后,小心的向外张望着,看普瑞有没有追来。

红树生怕山地巨人任性起来,不顾一切的硬砸洞穴入口,伤到里面的人质,忙制止道:“先不要动手,让光,失约了,没有来,头顶上是灰朦朦的一片。

珍珠的话音刚落,众人都是一愣。光,依然照耀。

可是你不该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来欺骗我,你,离开这里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来人正是学院发生巨变之后,一直没有露面的安娜,不知去向的她,这时才返回学院。不过,她的脸色却有些难看,心情也不甚好,对阿瑞的询问,爱理不理的,见后脑勺正与驴对视,不知发什么疯,上前就狠狠的踢了驴一脚。

“哦?是吗?那就来吧。”年青人不在意道。究竟有没有那一天,后脑勺心中可没数,可就这样放过报复的权利,又太对不起自己了。当时,若是没有杜拉得舍命相救,以他失去魔法力时的糟糕表现,很难再见到日出的。

“呵呵,火呢?你们用过了吗?”青竹淡淡一笑,道。安娜当即恼了,气道:“喂,你什么意思,你是不是以为我……”

当冰球被抛到空中,碎裂,蕴含其中的冰系魔法元素被施放,雪花,无尽的雪花开始飘落,眨眼间,便将若大的艾法尔魔法学院统统笼罩起来,一下子将盛夏隆隆的学院带回到了初寒的冬日。维里可不想被普瑞校长知道自己没去上课,因为那样的结果除了要接受普瑞的惩罚外,还有可能会被当众点名批评。于是他赶紧道:“别,别,我不是故意逃课的,真的,我在训练我的幻兽。”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2020 兰桂坊读书屋 lgfy88.com All Rights Reserved.